中文 english

小满客户管理

管理我的客户

小满销售管理

管理我的业务员

小满发现

大数据开发客户资源

小满营销

客户自动化营销工具

个人中心

个人账号设置

企业中心

集中管理企业应用

中文 english

Xiaoman CRM

Manage my customers

Xiaoman Sales

Manage my salesman

Xiaoman Discovery

Develop customer resources

Xiaoman Marketing

Marketing automation

Personal Center

Personal account settings

Enterprise Center

Manage enterprise applications

想去境外开公司?来,先泼你一身鸡汤

2018-06-05 小满菌 阅读数:2714

      刚到汉堡的时候,我只会两句德语,“你好”和“谢谢”。天生对语言不敏感,学个英语都大费周章,何况是德语这种逻辑缜密的语言。其实我是不想来德国的,可领导安排我来开展新业务,我也只能来了。德国的天空是透亮的蓝,云是柔软的白,这在国内是很少感受到的,可放眼望去的异域风情丝毫缓解不了我对家中妻儿老小的思念。

       德方接待是个五十多岁的德国大叔,姓文格尔,人看上去很和善,但眼神中露着一股传说中的杀气。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这三把火烧怕是不起来了。都说德国人严谨,不体验一番,真是体会不到。第一天,文格尔将我带到员工宿舍,然后让翻译给我发了厚厚一沓文件——中德双语对照的注意事项。捡几条哭笑不得的要求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不得在9点之后弹奏乐器(难为文格尔把我们想得那么浪漫)、在楼道走动时请勿裸体(中国人又没有暴露癖)、每天下午四点回收垃圾,请准时(看来过了时间,垃圾都不能扔了……),诸如此类。

      第一天很快过去,时差还没倒好,第二天便正式投入工作了。我所在的公司叫恒创兴,是一家小有名气的做锂电池保护板的电子公司,总部在深圳。由于跟德国方面的业务往来日趋频繁,领导派我带上五个销售骨干来到汉堡,与当地的电子公司合作,设立办事处。

      凳子没坐热,文格尔就来了。“我已经把所有设备安排好,大家可以办公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文格尔客气地说。“谢谢你的安排,我们已经开始工作了,合作愉快!”我说。客套之后,文格尔就走了。被他这么一鼓励,我突然有了干劲,便想跟大家说几句。

   “打扰一下大家,第一天上班,我有几句话想跟大家说。”我说。这时,销售大成先说话了:“老许,你先等一下,我觉得小满CRM系统有问题。”到嘴边的鼓励硬生生咽了下去。“什么问题?”我问大成。“登陆系统速度太慢,打开是能打开,可这么慢,效率太低。”大成回答。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我们遭受到了水土不服。出发前,领导就交代过,可能会出现登陆系统速度慢的问题。我问领导该怎么办,领导说了四个字:到时再看。于是我要先把销售们安稳住,说:“先克服一下。”

      大成是个直性子,问:“这咋克服?!”“大家都这样么?”我问。大家纷纷点头,这让我有些难办。对于销售而言,客户管理系统就是工作的命脉,尤其我们几个人远在德国,人生地不熟,断了命脉,可怎么存活。

      我立即跟领导通话反馈,把情况说得万分紧急,领导听罢,说:“我让小满的技术人员尽快解决。”

      一句话说到天荒地老,大家伙工作的积极性瞬间被打消。安排大家先回宿舍倒时差,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瞎想。

      以前我是一个乐天派,而成了部门经理这两年多来,每天我都过得不快活。想着怎么管理员工,怎么做业绩,怎么协调关系,怎么与上级接洽,同时我还无时无刻不在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生怕说错话做错事,损害自己形象不说,影响公司形象就是大事了。上了班就想着回家,可回到家还在上班,陪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精力好像不自觉地,都放在了工作上。我想过很多次,卸下担子,做一点轻松的工作,可每次想跟领导讲,新的任务就来了。

      这次来德国前,我跟女儿说,爸爸要出差一阵子,在家好好听妈妈的话。女儿乖巧地点头,四岁的她还不懂我的意思,小手抓着我的大手,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我会尽快回来。

       直到上一刻,我还对女儿心存愧疚。可是现在系统出了问题,业务无法开展,估计离我们打道回府的日子不远了。想及此,心里满是挫败感——我没能完成任务,不仅在公司抬不起头,在文格尔面前,都低他一等了。不知不觉,我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下午。第一次见午后的德国,倒是觉得很美。街上行人不多,偶尔有几个大人推着小孩散步,把控着整个街道的节奏。阳光像音乐般,打在身上既舒缓又跳跃。这样的时光,恐怕再也体会不到了。

      这时,电话响了。领导跟我说,已经和小满科技的技术人员反馈了,估计很快就能恢复。

     我问领导:“跟我说个实情吧,到底是多久能恢复。”领导说:“很快,小满科技那边说,这个问题并不是大问题。咱们之前都是在国内办公,服务器也在国内,所以速度很快。现在,到国外办公,登陆国内的服务器,速度自然会慢。”我说:“这个我知道,可小满那边人在国内,怎么解决德国的问题?”领导说:“其实是咱们反馈晚了,在去德国之前就应该跟他们说。小满那边可以免费为咱们单独在德国租服务器。”我有点吃惊,开玩笑问:“那以后公司开到美国,就在美国买?公司开到南极,就在南极买?”领导笑了,说:“他们早就在美国有部署了,南极还没有,你可以试试。”

       就这样,在小满技术员工的努力下,系统速度终于恢复过来。而此时,德国刚刚入夜。我感受着汉堡的喧嚣与宁静,思念着千里之遥的家人,心里五味陈杂。这一关克服过去,接下来的路应该就好走了。想到这,倒真有点佩服他们小满。技术人员一定是加着班熬着夜,才能解决得这么迅速。不知他们是不是也像我这样,顾不上家人。

      第三天,文格尔带着德国的同事来与我们洽谈。我看着他,冒出一句奇怪的话:“我们中国人努力起来,那是很拼命的。”

     文格尔一头雾水地看着我,摸摸头笑了:“期待你们在德国优异的战绩!”

      三天了,他终于笑了。我也笑了。